<i id='92feb'><div id='92feb'><ins id='92feb'></ins></div></i>
    <span id='92feb'></span>
    <fieldset id='92feb'></fieldset>
  1. <tr id='92feb'><strong id='92feb'></strong><small id='92feb'></small><button id='92feb'></button><li id='92feb'><noscript id='92feb'><big id='92feb'></big><dt id='92feb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92feb'><table id='92feb'><blockquote id='92feb'><tbody id='92feb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92feb'></u><kbd id='92feb'><kbd id='92feb'></kbd></kbd>
  2. <i id='92feb'></i>

        <code id='92feb'><strong id='92feb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<ins id='92feb'></ins>

      1. <dl id='92feb'></dl>
      2. <acronym id='92feb'><em id='92feb'></em><td id='92feb'><div id='92feb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92feb'><big id='92feb'><big id='92feb'></big><legend id='92feb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1. 寄生墓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8

          我將礦繩打個活結系在腰上,順著墓室裡的立柱滑到地面上,用手電筒朝墓門口打瞭手勢,然後阿喬從崖壁上的墓眼中翻身下來。
              兩個人相繼落地,眼前一下開闊起來。我用手電筒探瞭探四周,當時就嚇出一身冷汗。
              這裡應該是間側室,地面上高低錯落地立著一排排竹簽子,圍成瞭一個乾坤八卦的形狀,上面還掛著幾十具白骨。看來是前人摸金時不小心著瞭道。
              我心生後怕:“還好咱們是炸開墓眼下來的,這要是直接從墓門進來,還不被戳成篩子!”
              阿喬看起來也被嚇瞭一跳,俯身看瞭看四周,突然指著前面說:“那裡有扇門。”
              陰童
              我瞇著眼睛,湊瞭上去。
              撥開幾具攔路的骨架,果然看見一扇圓拱形石門。石門隻有一米來高,上面雕著紋路,還刻瞭一個童子拜佛的石像。
              “這不對啊,墓中怎麼會有門呢?”阿喬心生不解。
              古代墓葬講究匯陰通氣(即風水),一般除瞭墓門之外墓裡是不會有門的,因為這會阻擋氣的流動。
              我定睛看瞭一陣,緩緩說:“墓中雙門,看來這門後是通向積陰地,我們要從這裡進去。”
              說著,我掏出一把糯米混著朱砂,又點個火折子燒瞭半張黃紙,把糯米朝火裡一潑,糯米打在門環上竟然化成一陣青煙。半晌,那石門“轟隆”一聲朝後倒瞭下去,露出後面的甬道來。
              甬道裡黑漆漆一片,我往裡打瞭枚軍用信號彈。冷光直直地飛瞭出去,瞬間,整個甬道都亮堂起來。視線順著那光亮一路看過去,突然就看到瞭一個人影。
              “那是什麼?”阿喬在前面,離那個人不過五六步遠,“好像是個粽子。”
              說完,阿喬已經把折疊刀提在手裡,打著手電筒往裡走。我快步跟上去,等靠近一看,不由得愣住瞭:“怎麼是個小孩?”
              墓道裡,小孩半蹲在地上裸露著身子,手裡抓著一個撥浪鼓緩緩地搖動著。他顯然是被信號彈的冷光嚇瞭一跳,怯生生地盯著我們。
              這墓室裡怎麼會有人?
              我一下子驚住瞭,來這裡之前我們已經探過堂。這地底下應該是秦末的陰屍墓,煞氣極重,別說是人,即便是地上的走獸,經過也會繞道。
              我還在納悶兒這小孩到底是怎麼出現在這裡時,突然就聽到阿喬的驚呼:“退後!”
              我看過去,那個小孩臉色一變,露出兩顆獠牙,樣子猙獰得像是一頭猛獸,瞬間就向我們沖過來。
              “小心,這是個陰童。”阿喬說著,已經反手把折疊刀架在身前。那陰童看似瘦弱,可移動起來快得嚇人,那雙綠爪眨眼就到瞭我們面前。
              我把軍刀卡在腰上,轉身避開那爪子,順 勢斜劈下去,正劈在那陰童臉上。“刺溜”一聲,那張臉就被劃開瞭一道口子。
              陰童挨瞭一刀,“嗚嗚”地悶哼兩聲,大概是知道抗不住,居然轉身就跑。
              我一看情況不好,如果要是讓它逃瞭,估計會招來更多陰屍,立刻提刀就追上去。兩個人順著甬道追瞭四五分鐘,在轉過一個彎道後,那陰童居然憑空消失在瞭黑暗中。
              “不好,別追瞭,咱們被人給耍瞭。”我跑得上氣不接下氣,急忙喊住阿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