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ode id='vtxjr'><strong id='vtxjr'></strong></code>
<acronym id='vtxjr'><em id='vtxjr'></em><td id='vtxjr'><div id='vtxjr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vtxjr'><big id='vtxjr'><big id='vtxjr'></big><legend id='vtxjr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• <tr id='vtxjr'><strong id='vtxjr'></strong><small id='vtxjr'></small><button id='vtxjr'></button><li id='vtxjr'><noscript id='vtxjr'><big id='vtxjr'></big><dt id='vtxjr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vtxjr'><table id='vtxjr'><blockquote id='vtxjr'><tbody id='vtxjr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vtxjr'></u><kbd id='vtxjr'><kbd id='vtxjr'></kbd></kbd>
  • <i id='vtxjr'></i>

    <span id='vtxjr'></span>
        1. <i id='vtxjr'><div id='vtxjr'><ins id='vtxjr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<fieldset id='vtxjr'></fieldset><ins id='vtxjr'></ins><dl id='vtxjr'></dl>

            恐怖的邀請函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1

            王剛大學畢業,找工作接連碰壁,索性做起瞭啃老族,整天呆在傢,時間一長就感到瞭無聊,他從網上訂購瞭一個高倍望遠鏡,無聊的時候就架起望遠鏡,對面樓裡的男男女女仿佛就在眼前,看得特清楚。

            有天晚上,王剛通過望遠鏡看到瞭有趣的事情:對面六樓的一個房間,晚上十一點左右就有兩個女孩跳舞,隻是窗戶上掛瞭一層薄薄的窗紗,兩個女孩美妙的舞姿若隱若現看不清楚。而且兩個女孩隻在晚上跳舞,白天從來不跳。

            一連好幾天,王剛看得入瞭迷,這天吃瞭晚飯,王剛關上房門,又對著六樓架起望遠鏡。到瞭11點,兩個女孩準時出來跳舞,王剛正看得上癮,兩個女孩忽然停止瞭舞蹈,猛的拉開窗簾,兩張披頭散發、佈滿血污的臉立刻出現在王剛眼前,王剛看得目瞪口呆,接著出現瞭更恐怖的一幕:隻見一個女孩右手抓住左胳膊,一下子把左胳膊扯瞭下來;另一個女孩把腿高高地蹺起,用力一扯,居然扯下半條腿。兩個女孩,一個舉著胳膊一個舉著腿,不停地朝王剛揮舞……王剛嚇得眼前一黑,癱坐在地上,等王剛回過神來,再通過望遠鏡望過去,對面已經拉上瞭厚厚的窗簾,什麼也看不到瞭。

            王剛嚇得渾身打哆嗦,窺探別人,竟然看到瞭女鬼,還是兩個!

            那晚以後,對面六樓的窗簾再也沒有拉開過。煎熬瞭兩天兩夜,王剛實在受不瞭瞭,這天早上,王剛決定到對面問個究竟,他戰戰兢兢來到六樓,鼓足勇氣敲瞭幾下門。門開瞭,一個老太太探出頭來,對著王剛上上下下地打量,問:你是張英和張麗的朋友?王剛這才知道兩個女孩的名字,急忙點頭稱是,老太太讓王剛進瞭屋,房間裡拉著厚厚的窗簾,陰森森的,客廳的墻上掛瞭一張大大的合影照,兩個身穿舞蹈服的女孩,笑得春光燦爛。王剛正看得出神,老太太在旁邊絮絮叨叨地說起來:兩個孩子是雙胞胎,都喜歡舞蹈,誰能料到,大學畢業出去旅遊,就出瞭車禍,車從山上掉瞭下去,一車人都摔得血肉模糊,不成樣子……”

            老太太嘶啞的嗓音在房間裡回蕩,照片上的兩個女孩瞪著雙眼直直地看著王剛,王剛嚇得大叫一聲,轉身就跑。

            王剛一口氣跑回傢,心還怦怦地跳個不停:兩個女孩死瞭,自己真的見鬼瞭!這兩個女鬼會不會纏住自己?王剛一整天失魂落魄,不知道如何是好。到瞭傍晚,忽然聽見敲門聲,王剛小心翼翼打開門,門口站瞭個八九歲的小女孩,手裡拿著一封信,說:兩個姐姐讓我給你送一封信。說著把信遞給王剛,蹦蹦跳跳地走瞭。

            王剛把信撕開,裡面是一張慈善晚會的演出票,票上畫瞭兩個披頭散發的女孩。王剛有點摸不著頭腦,這難道是兩個女鬼派人送來的?思前想後,王剛決定去看一看,反正演出現場這麼多人,兩個女鬼也不能把自己怎麼樣。

            按照票上的地址,王剛來到瞭劇場,現場人山人海,熱烈的氣氛讓王剛稍微放松瞭些,他左顧右盼,希望看到跳舞的女孩,可又怕看到她們恐怖的臉。

            演出瞭幾個節目,忽然,舞臺上出現瞭那兩個女孩熟悉的舞姿,王剛心裡咯噔一下。這時,主持人上臺說:張英、張麗是雙胞胎姊妹,都是學舞蹈的,可不幸出瞭車禍,姐姐張英斷瞭一條腿,妹妹張麗斷瞭一條胳膊,都成瞭殘疾人,可她們兩個自強不息,不但找到瞭適合自己的工作,業餘還堅持練習舞蹈,給大傢奉獻精彩的節目。觀眾聽瞭,舞臺下立刻響起雷鳴般的掌聲,王剛也激動地鼓起掌來。

            節目演完瞭,王剛買瞭兩束花去後臺,給兩姐妹道歉,張英和張麗都已經卸瞭裝,假肢就擺在身邊。兩人見到王剛窘迫的樣子,都爽朗地笑瞭。張麗笑著說:我們晚上練跳舞,經常發現對面樓上有鏡片的反光,以為是個大色狼,就和奶奶商量瞭,想嚇唬他一下,沒想到嚇著瞭你,奶奶怕你出事,才讓我們給你送去瞭演出票。

            王剛聽瞭,激動地說:我要向你們學習,明天就去找工作,再也不做這種無聊低級的事情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