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tr id='151ny'><strong id='151ny'></strong><small id='151ny'></small><button id='151ny'></button><li id='151ny'><noscript id='151ny'><big id='151ny'></big><dt id='151ny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151ny'><table id='151ny'><blockquote id='151ny'><tbody id='151ny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151ny'></u><kbd id='151ny'><kbd id='151ny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151ny'><strong id='151ny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1. <acronym id='151ny'><em id='151ny'></em><td id='151ny'><div id='151ny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151ny'><big id='151ny'><big id='151ny'></big><legend id='151ny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<fieldset id='151ny'></fieldset>
        1. <span id='151ny'></span>

            <ins id='151ny'></ins>
            <i id='151ny'><div id='151ny'><ins id='151ny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<dl id='151ny'></dl>
            <i id='151ny'></i>

          1. 夜走陰路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0

            天色已晚,張老二背著大包小包的回到瞭老傢,傢裡的媳婦要生瞭,本來倒沒什麼,自己的老爹老娘在傢裡應該可以應付,不過,老婆阿芳卻難產,孩子一直沒生下來,連產婆都急的沒法子。

            這不張老二的老爹老娘這老倆口子也急的隻有打電話讓兒子回來,才讓張老二連夜趕瞭回來。

            張老二心裡那個急啊,老婆阿芳之前也懷過幾次胎,不過不是流產瞭,就是生瞭個死胎,也不知是不是老天故意和他們老張傢作對,要讓他們傢絕後。

            去年七月份,張老二的老婆再次懷孕瞭,這次倒是並沒有什麼這裡不舒服那裡不舒服的事情發生,眼看著一傢人都要生活花錢,張老二才不得已出去找活幹。

            回村裡的路上,到處都是一片漆黑,而且很長的一段距離都沒有人傢,雖說張老二心裡也免不瞭害怕,不過想到妻子的事情,他還是硬著頭皮,一步一步的往前走。

            前面就是村子的亂葬崗瞭,那裡也是埋瞭不少的墳墓,無論是哪傢老人病逝,或者生瞭個死胎,亦或是不明不白死的人都埋在那裡。

            冷風徐徐吹來,張老二不禁打瞭個冷顫,繼續趕著路,突然間發現不遠處,有一絲光亮。

            頓感奇怪的他,不由的加快瞭步伐,走近時,才發現那裡聚集瞭不少人,還擺瞭一個大舞臺,這麼晚瞭,難道是村裡在看戲。

            隻見舞臺上赫然站著一個穿著古式服裝的黑面判官,今天出瞭點問題,你們剛才也看見瞭,不知哪裡來的臭道士,把那個倒黴鬼給收瞭,所以現在你們當中一人可以頂替他們的名額,投胎輪回,你們誰願意啊?隻見上面的那個人表演的極為生動。

            張老二發現很多人都不認識,難道是外來的,老二,是你啊!你老婆難產瞭,還不趕快回傢啊!一個老人發現瞭張老二,急忙的說道。

            哦,是張大伯啊,我剛趕回來的,你們這是在幹什麼啊!表演哪出戲啊,怎麼從來都沒看過啊!張老二好奇的問道。

            別問那麼多瞭,還不趕緊回去!這裡沒你的事!沒想到張大伯不悅的說道。

            見自討沒趣,張老二便繼續趕路回去,我去!真臭啊!走著走著,張老二覺得自己踩到屎瞭,不由的罵道,剛好旁邊有個草堆,便在那裡擦著鞋子。

            張老二沒有瞧見,那草叢裡其實埋瞭一個墳墓,回去的路上,張老二忽然想到瞭什麼,對啊,那個張大伯,他不是前年就死瞭嗎?怎麼!想到這,張老二心裡一陣哆嗦,再轉回頭看那個唱戲的地方,此時已經一片漆黑,似乎從來沒有出現過一樣。

            好不容易趕到傢,爹,媽,阿芳,你怎麼樣瞭啊?張老二焦急的喊道。

            老二啊,你可算回來瞭啊!你媳婦生瞭個大胖小子,健健康康的!產婆高興的賀喜道。

            真的!張老二別提多高興瞭,他們老張傢終於有後瞭。

            抱著手中的孩子,張老二心裡像是吃瞭蜜一樣甜。

            老二啊,快給孩子起個名字吧!張老二的老爹老娘高興的催促著。

            張老二一聽,心想得給孩子取個好名字,望著懷中可愛的孩子,張老二想啊想,忽然間,他發現懷中的孩子竟然伸出瞭一條長舌頭,他以為自己是高興過頭,出現瞭幻覺,再仔細瞧瞧,不光是舌頭,連眼睛都變成瞭紅色,十分詭異的望著張老二。

            啊!瞬間,隨著這聲驚叫,張老二應聲倒下瞭。

            老二,老二啊!你怎麼瞭!可惜張老二再也聽不到他們的呼喊瞭。

            順理成章的,孩子就被取瞭張二這個名字,原因很簡單,就是因為張老二臨死前喊瞭聲啊,不過名字倒也挺合適的,張二,沒有老字,也就沒有老子。

            時間過得很快,轉眼張二就長大瞭,結婚娶老婆瞭。

            老婆小翠挺著個大肚子,勸道,張二,眼看著娃兒就要生瞭,你也該去給你爹墳上幾柱香,磕幾個頭才是啊,也好慰藉他老人傢在天之靈啊!

            張二想想也對,不過從縣城裡買香燭回來,已經天黑瞭,張二還是硬著頭皮找到瞭張老二的墳墓,老爹啊,你孫子就要出世瞭,你老死得早,沒福氣啊!

            正當張二燒香磕頭的時候,忽然間旁邊走過來個人,你是誰?張二好奇的問道。

            你不認識我?那人好奇的問道,突然間,從嘴裡伸出瞭一條長舌頭,張二頓時被嚇昏瞭過去。

            你給我出來!那人氣憤的喊道。

            頓時從張二的體內冒出瞭一個鬼魂,幹什麼啊?鬼魂氣憤道。

            幹什麼?整整二十多年瞭,我一直沒投胎,就是因為你,當年我媳婦好不容易懷個胎,就因為我在你墳墓旁擦屎,你就投胎到我孩子身上,把我活活嚇死!原來是張老二。

            誰叫你在我墳墓旁擦屎,還有當年那晚你也看到瞭,因為本來投胎到你傢的那個鬼魂倒黴的被道士給收瞭,不過我倒覺得他走運,投胎到你一個窮鬼傢裡,可沒誰願意,最後隻有我願意,所以你應該感謝我讓你們張傢沒有絕後啊!鬼魂得意的說道。

            想想也對,可能是因果循環吧!張老二也釋然瞭,記住以後好好孝順你娘,還有你爺爺奶奶,還有不要做壞事!說完,張老二慢慢的消失瞭。

            待張二醒來的時候,他十分奇怪自己竟然會睡著,不過他好像做瞭個夢,好像是自己的老爹,托夢給自己,要自己做個好人,還要孝順母親和爺爺奶奶。

            也不知是張傢祖墳冒青煙瞭,還是因為做瞭太多的善事,自此以後,張傢代代昌盛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