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ins id='sdm6c'></ins>
    <acronym id='sdm6c'><em id='sdm6c'></em><td id='sdm6c'><div id='sdm6c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sdm6c'><big id='sdm6c'><big id='sdm6c'></big><legend id='sdm6c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1. <tr id='sdm6c'><strong id='sdm6c'></strong><small id='sdm6c'></small><button id='sdm6c'></button><li id='sdm6c'><noscript id='sdm6c'><big id='sdm6c'></big><dt id='sdm6c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sdm6c'><table id='sdm6c'><blockquote id='sdm6c'><tbody id='sdm6c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sdm6c'></u><kbd id='sdm6c'><kbd id='sdm6c'></kbd></kbd>

      <code id='sdm6c'><strong id='sdm6c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<dl id='sdm6c'></dl>
      <fieldset id='sdm6c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<span id='sdm6c'></span>

          <i id='sdm6c'></i>

          <i id='sdm6c'><div id='sdm6c'><ins id='sdm6c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食人的禽獸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8

          趙猛無奈地看瞭看被刮得幹幹凈凈的鍋底,仰著頭長嘆瞭一口氣。 

          由於長時間沒有下雨,河流幹涸,糧食絕收,突如其來的旱災和大饑荒把這個往日富庶的的小村莊變得面目全非。因為沒有糧食吃,人們隻能以樹皮,野菜果腹。

          許多人活活餓死在傢,一些年輕人更是攜傢帶口,逃到瞭外鄉,這偌大的一個村子,就隻稀稀疏疏地煮著幾戶人傢。趙猛的妻子在村子裡有個相好,因為老是吃不飽飯,她跟著相好跑瞭,這一走就再也沒有回來。妻子什麼把傢裡多少值點錢的東西全都帶走瞭,隻留下瞭一雙年幼的兒女。 

          趙猛的傢境以前還可以,但自從發生瞭旱災,田地裡種的小麥全都死瞭。根本就收不到一粒糧食。眼看著傢裡的存糧已經所剩無幾。趙猛心裡非常著急,因為長期饑餓,原本身材粗壯的趙猛變得面黃肌瘦,體虛無力。更倒黴的是,妻子給自己留下瞭兩個隻吃飯不幹活的拖油瓶。

          大女兒才8歲,小兒子才隻有3歲多,都不能幹活。全得靠自己養著這兩張嘴,但沒辦法,誰讓他們是自己的孩子呢。幹旱還在繼續,雨好像跟人們玩起瞭捉迷藏,遲遲不肯出現。

          趙猛坐在炕上,雙眼無神的看著黑漆漆的房頂。自己傢的存糧已經全部消耗殆盡瞭,一丁點兒米面的影子都見不著。趙猛苦笑著拿起一顆還帶著泥土腥味兒的野菜,慢慢地放在嘴裡咀嚼著。

          野菜的味道苦澀得令人難以下咽。趙猛開始懷念起鬧饑荒以前得日子,那時,自傢別說是白米白面,還能經常吃到美味的豬肉,當那肥瘦相間的五花肉塊劃過舌尖的一剎那,趙猛就會感到無比的爽快和幸福。

          可是,這一切也許都不會再回來瞭。

          趙猛低下頭,無意間看瞭看在坐在炕下玩耍的小兒子,心想:唉,現在不光吃不上肉,還要供養著這兩大個活肉,真是掃興。咦,等等,肉?

          趙猛似乎想到瞭什麼,他眼睛直勾勾地盯著自己的小兒子,嘴角忽然露出瞭一抹詭異的笑容。趙猛立刻下床喊來自己年僅8歲的大女兒,讓她趕緊燒一鍋熱水。小姑娘很懂事,很聽話,她從自傢存水用的水窖裡挑來水。在鍋灶前坐瞭下來,很快地燒好瞭水。燒完水之後,趙猛把兒子領到瞭廚房,把女兒趕瞭出去。 

          女兒不知道父親想要幹什麼,她慢慢推瞭推門,發現趙猛已經把門從裡面鎖上裡,門縫很小,女兒什麼都看不見,她隻聽見裡面不時傳出菜刀剁東西的聲音。女兒在門口等瞭許久,發現趙猛始終沒有開門,便自己到院子裡玩瞭。 

          過瞭好久,趙猛舔瞭舔嘴上的油,拍著圓滾滾的肚子走出瞭廚房,看起來他好像吃得很飽。他伸瞭伸懶腰,什麼話也沒說,就回到裡屋睡覺瞭。女兒悄悄地溜進廚房,她慢慢掀開鍋蓋,看見鍋裡的水中飄滿瞭月牙形狀的油花兒,和細細的碎肉屑。再看看地上,赫然堆著幾根骨頭,自己的弟弟不見瞭蹤影,他的衣服和鞋子被隨意地丟在地上。

          女兒仿佛意識到瞭什麼,她趕緊找來勺子,在一鍋瞞著熱氣的油湯中慢慢地翻動瞭起來,當她看到一個被煮的皮開肉綻的小腳丫和兩顆眼珠時,女兒終於知道,弟弟去瞭哪裡,他,在父親的肚子裡。 

          雖然知道瞭事情的真相,女兒也不敢在趙猛面前說。這個懂事的小女孩還是對父親抱著一絲希望,他認為,父親把弟弟吃瞭,也許就解饞瞭吧,自己怎麼說也是他的第一個孩子,他應該不會對自己下毒手吧。 

          但是,殘酷的事實還是打破瞭女兒的幻想,沒過多久,趙猛又把女兒喊到瞭廚房,一進廚房他就隨手插上瞭門。緊接著,趙猛從腰間掏出一把磨得閃閃發光的菜刀,走向瞭女兒。女兒意識到瞭危險,她卷縮在墻角瑟瑟發抖,苦苦地哀求道:爹爹,別吃我,別吃我,我會幹活,燒飯,還會洗衣服,我還能照顧您呢。 

          趙猛陰險地笑瞭:不必瞭,現在爹爹餓瞭。爹爹想吃肉,乖女兒,你不是孝順爹爹嗎?那就,讓爹爹吃瞭你吧。說完,趙猛拎著菜刀逼近瞭女兒。不,不要!女兒嚇得魂飛魄散,驚聲尖叫瞭起來,趙猛面無表情的說道:別怪爹爹狠心,要怪就怪你生在這樣的世道!說完,他舉起瞭菜刀,劈向瞭自己的女兒,鮮血和腦漿飛濺得到處都是。 

          趙猛吃瞭兒子和女兒,他覺得自己的體力也在逐漸的恢復。為瞭填飽肚子,趙猛幹出瞭更出格的事,村子裡剩下的大都是些鰥寡孤獨,老弱婦孺之輩。趙猛常常在晚上潛入這些人的傢中,用菜刀砍死他們,把他們的屍體拖回傢中烹煮來吃。由於他行動比較隱秘,再加上這些村人平時也不出門,根本沒有發現村子裡的人口正在一天天減少。 

          終於有一天,趙猛吃掉瞭村子裡的最後一個村民,他看瞭看傢裡那口散發著濃濃血腥味兒的鐵鍋,緊緊皺瞭皺眉頭,村子裡的人都吃完瞭,這旱災還沒有過去,難道自己就註定要活活餓死嗎?這時,天上忽然劃過一道閃電,緊接著豆大的雨點兒伴著滾滾的悶雷聲從天上降落瞭下來,趙猛驚喜萬分,等瞭這麼久,雨終於來瞭,這證明旱災已經過去瞭,隻要有雨,田裡就能種出糧食,自己也就有飯吃,一切,也將會重新開始。 

          趙猛飛奔著跑出瞭自己傢,沐浴在雨中,努力地感受著雨點兒帶來的新生。可是,趙夢很快發現,這雨有些異樣,雨水散發著一股奇怪的味道。對於吃人肉熬過來的趙猛來說,這味道他再熟悉不過瞭,這分明就是鮮血的味道! 

          趙猛連忙低頭,發現自己的身上全都是血,在抬頭看看天空,豆大的血點子正在不斷地降落下來,很快,地面就全被鮮血染紅瞭。 

          趙猛恐懼的大叫起來,他正轉身跑回屋子,來躲避這場詭異的血雨。可剛轉過身,趙猛就發現自己身後,站滿瞭十幾具掛著白森森的骷髏骨架,紅色的雨水不斷地落在它們身上,顯得恐怖而詭異。趙猛嚇得一屁股坐到瞭血泊中,那些骷髏緩緩地走向瞭他,伸出幹枯的爪子,哀怨的說道:肉,肉,是時候該把肉還給我們瞭。

          “——啊!——血雨停瞭之後,滿地都散發著濃濃的血腥味,那些骷髏早已不知道去向,在趙猛傢的外面,隻零零散散的丟著幾件被鮮血染紅的衣服,和被啃得幹幹凈凈的骨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