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l id='l7w5v'></dl>

    <ins id='l7w5v'></ins>
      <i id='l7w5v'><div id='l7w5v'><ins id='l7w5v'></ins></div></i><acronym id='l7w5v'><em id='l7w5v'></em><td id='l7w5v'><div id='l7w5v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l7w5v'><big id='l7w5v'><big id='l7w5v'></big><legend id='l7w5v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<i id='l7w5v'></i>
          1. <tr id='l7w5v'><strong id='l7w5v'></strong><small id='l7w5v'></small><button id='l7w5v'></button><li id='l7w5v'><noscript id='l7w5v'><big id='l7w5v'></big><dt id='l7w5v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l7w5v'><table id='l7w5v'><blockquote id='l7w5v'><tbody id='l7w5v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l7w5v'></u><kbd id='l7w5v'><kbd id='l7w5v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2. <fieldset id='l7w5v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3. <span id='l7w5v'></span>

            <code id='l7w5v'><strong id='l7w5v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  死亡遊戲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8

              “特大消息啊!那遊戲出來瞭!”大嘴巴一臉神秘從寢室外面跑進來,招著手讓我們圍在他身邊,桌子上鋪開瞭一張海報——毫無違和感,史詩級網遊,死亡遊戲,震撼來襲!寢室長胖哥啃著雞腿,直勾勾地看向大嘴巴,“哪裡弄的?這遊戲不是說要等明年才公測麼?”我們也點點頭表示贊同,疑惑的盯著大嘴巴,這傢夥素來說話不靠譜,指不定又是糊弄我們的。他急瞭,推開手提,手指飛快的敲擊鍵盤,點進一個熟悉不能再熟悉的網頁——死亡遊戲官網,而且真的把下載地址放出來瞭,我們不禁呆瞭,這可以說是三年前宣傳就做的特別好的遊戲,誇下海口讓我們等四年去享受一生的至高追求,現在,提前一年公測,這是要與最近火爆的競技網遊xx聯盟相抗衡的節奏啊?

              猴子連忙關上門,戴上耳機打開電腦,我們四個已經顧不上隔壁寢室的內戰邀請瞭,迅速的點開鏈接,靜待遊戲下載完成,寢室網速還是很快的,下個幾G的遊戲至多是半小時的事,很快,叮的一聲,我們點擊共享,開始進入遊戲,四臺電腦屏幕黑屏的瞬間,都同時出現瞭一行字——你準備好瞭嗎?我看瞭看旁邊的胖哥,打算問他怎麼回事,可是他沒理我,我又望瞭望後面的猴子和大嘴巴,都是一臉的聚精會神,等我回過頭看屏幕,居然出現瞭5秒的倒計時,5,4,3,2,1……唰的一下,我的天,周圍已經不是那個陰暗潮濕的寢室瞭,鳥語花香的園林景色,各種不曾認識的動植物正在我面前搔首弄姿,活脫脫的一副世外桃源之境。伴隨前方一聲驚天的咆哮、巨大的震動感,一隻兇猛的暴龍劈開兩棵蒼天大樹,喘著粗氣朝我奔來,這是在拍實時紀錄片嗎?出於本能,我側翻滾到一邊的碎石堆,暴龍撲瞭個空自然是十分憤怒的,它猛地轉身,尾巴在巨石旁甩瞭個結實,那些石頭瞬間四分五裂。我爬起來,拿著石子拋向暴龍,這簡直跟它饒癢癢一樣,眼看著離我是越來越近,幾乎放棄掙紮的同時,厲聲般的晴空霹靂給瞭我生的希望,暴龍的頭不知道被什麼利刃給削瞭下來,然後樹林裡走出一位刀客,他走到我身邊,似乎在尋找什麼東西。我好奇地問,“有什麼我能效勞的嗎?”“你的級別太低瞭,沒有我滿意的裝備,我不殺弱者,你走吧。”他冷冷的回答讓我突然醒悟過來,原來,我和室友進入瞭二次元世界。

              我偷偷跟在他後面,路過一座石橋時,他警覺的說瞭聲小心,爾後手裡揮出兩枚飛鏢替我擋掉瞭銀針似的暗器,我很好奇想用手摸那銀針,他飛身至我背後,抓著我的手臂說,“這東西有毒。你看!”我仔細的瞧那飛鏢,已經被銀針溶解瞭。我嚇得一身冷汗,他放開我,繼而問道,“為什麼要跟著?不知道這裡很危險嗎?”我搖搖頭,本想解釋不可思議的遭遇,但是又覺得太突兀怕二次元的他難以理解,便扯謊,“我是個孤兒,一直四處漂泊,剛才你救瞭我,我很感激,便跟瞭過來。”他眼裡沒有常人的那種憐憫,隻是對我招瞭招手,似乎肯定瞭我的存在,這對我而言,確實夠瞭。

              翻過瞭兩座冰山,通過當地的雪怪得知這裡有個冰之國,常年強征賦稅,欺壓它們,這估計是屬於刀客的任務瞭,而我恐怕得幫助他一起完成。可是他好像並不希望我去,他走之前要雪怪照顧好我,他則孤身一人消失在雪夜。第二日,他拖著疲憊的身軀推開瞭大門,風雪無情的鉆瞭進來,我與雪怪將他扶起,他笑著遞給我一個包袱,裡面滾落出瞭一顆人頭,據雪怪說,這是它們心中的大仇人——冰之國的暴君,如今痛快復仇,總算能過個安逸日子瞭。刀客的酬勞得到瞭很多,還有雪怪領主的邀請函——雪人騎士的盛宴,這是冒險傢們夢寐以求的榮耀。當然,我現在最關心的是室友們是否安好,而我又何嘗不知道,一旦離開瞭刀客,我將什麼也不是瞭,是餓死或者被不知名的怪物吞噬,我會死的不明不白。

              行程依然前行,他馬上就要看到自己公會瞭,這對於常年領著S級任務的勇士,凱旋而歸,興奮無比。他拍著我肩膀,鼓勵我留下來,會如同他一樣光彩奪目。我其實很想說,你有過自己的世界嗎?但是,他們的世界就是公會,就是這裡,而我便是那天外來客,他們跟我不一樣。我隻能嘆著氣表示可以考慮。小鎮很熱鬧,裡裡外外都是人,估計刀客在山頂眺望時,附近的探子就已經把消息送回城鎮瞭吧,他們會長是個絕色美女,微笑著帶我們走進公會,大廳的人們瘋狂的舉行著慶祝儀式,喝酒劃拳的喧鬧刺激著我的心扉,我忍不住拿起酒杯喝下去,刀客顯得更加高興,大笑著拿著酒杯與我一飲而盡。

              半夜,人們差不多都昏睡在瞭一起,我踉蹌著走向廁所,微微的這麼一瞥,旁邊的通緝佈告欄嚇傻瞭我,上面的三個頭像正是我的死黨——猴子,大嘴巴,胖哥。為什麼他們會被通緝?會長突然在我背後輕聲的講起瞭一個故事,“這遊戲,原本是禁止公測的,因為我們人類無法控制這世界裡的一切,這會直接導致我們無法回到現實的世界裡。像我,本是遊戲的策劃人員,卻在內測的時候,無法出來,不得已,我的同伴來找我,全部淪陷至此,而我們又不能讓這裡面的怪物逃出去,因此成立瞭這個公會,用來保護誤入遊戲的新人。”她若有所思的看向我,聳聳肩說,“至於你和你的朋友,確實,我們是打算在明年發行遊戲,同時把之前的新人解救出來,這就好比以前遊戲裡的重新洗點,可是沒想到,有人利用瞭我們這個特權,提前公測,直接最壞的結果就是,新人隊伍人數的擴大化,解救計劃得擱淺,漏洞得不到完善。”我聽到這麼多,幾乎呆瞭。可是我還是不明白為什麼朋友會被通緝。她似乎看出瞭我的疑慮,“很簡單,他們出生的地方沒有選擇好,不像你,遇到瞭我們,他們卻直接到訪瞭這次別有用心的謀劃者——傑克訓練營。”她說瞭這麼多,絲毫沒打算繼續下去,拿瞭酒杯,手打著哈欠,趴在桌子就睡瞭。

              看來,這裡很不太平,我得走,帶朋友們一起走!我躡手躡腳的跑出去,找來一匹馬,挑瞭個自認為正確的方向奔去,路上寒風呼嘯,刮的我耳朵生疼,整個人昏昏沉沉的,一陣睡意襲來,便癱倒在馬背上。等我醒來的時候,周圍三個死黨滿是關切的神情,“你丫的終於醒瞭!”“喊你玩個聯盟偏要自己玩個遊戲,真是醉瞭。”“就是,本來不打算管你瞭,可你自己大叫一聲跑出去,差點被車撞瞭,知道嗎?”我撐著身體想坐起來,他們三給我按瞭下去,一邊喊著醫生,一邊給學校打電話說明情況。我竟然在做夢,這夢如真似幻,真的是呵呵瞭。

              女護士進來的時候,我的心跳加快,那眼神,就算戴著口罩我也認得,不就是夢裡的女會長嗎?而窗外,分明有一雙邪惡的眼睛緊緊的盯著我……